? 第202章带她去军营吧世子_盛世女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天天搜书网 bet 365体育投注手机版_澳门网上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手机客户端

“我想要——”

时非晚手中长矛一舞,矛尖瞬间直指院墙:

“我想要这墙,再不阻我!”

天籁般的音色,轻轻的,软软的,明明那么娇柔,你却偏偏能感觉到一股子坚毅坚决。

岑隐静静望着,胸膛微伏,半晌无言。

眸中女子静立前方,精妆,长发,长裙:人还是那人,却又似变了一人。一手长矛,一手短匕,眸定前方,魂似已变,但变得……又并不是那么陌生!泠州初见时,他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时非晚。如此时,美中,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冲击感……

“世子可允我去探探方才那几人?”

时非晚这时却忽地丢下长矛,收起短刀,行至了岑隐跟前。

“拿着这个,可出入擎王府任何地方。”

岑隐反应过来,忙拿出腰中一块令牌交给时非晚,看着她,道。

“谢谢。”

时非晚接过,跨步,绕过岑隐便又走了。

这次岑隐却是没追了。他静静的立着,脑子里有些乱,反复的回想着时非晚方才的那段话。

“世子。”

“全都退下!”

“是。”

“世子现在,可知怎么做了?”

岑隐指派护卫跟丫鬟们全退了下去。然而不多会儿,身后又响起了人声来。

岑隐转身,看向来人:“蓝天?”

“草民拜见世子。”

“你听到了?”

“不是世子让我来做军师的吗?”

“说说。”

“世子想要七姑娘的心不难,只需要世子摒弃原有的认知。”

“从何说起?”

“我且问世子,世子也是习武多年的人。若有一天有人让你再不动武,待在宅院里一世,每日绣花聊家常,无从建树,还需时刻担心自己新婚妻子另觅新宠,你当如何?”

“爷不会另觅新宠。爷可以就她一个。”

“世子这话,谁能信?世子是个男人,以后还是个王爷,你这话,不说七姑娘不会信,其他外人也不会信。她拿什么信你?世子的自觉吗?”

“时间可以证明。”

“时间?可是在此之前呢?她若真的乖乖嫁入擎王府,此于她才是大冒险。万一她赢了,虽不会是她想要的日子,却也可荣宠一世。但万一……她输了。世子某天不再宠她了,一个女子,无娘家倚靠,无丈夫宠爱,深陷王府,想脱身又不得,今后当如何处之?

世子,她不敢将你这条路定为唯一!其他女子也有不安全感,可她们只会认命,不会去谋新路。但是七姑娘——

七姑娘不会认命的!更何况,便是荣宠一世,当一只金丝雀也依旧不是七姑娘想要的。”

“那你觉得,她会如何?”

岑隐想了想蓝天的话。

“不知。”

“如果你是她,当如何?”

“若我是她……”蓝天一笑,道:“偷偷害死世子!”

“……”

“当然,要讲究方法。比如如果我是七姑娘……就先让自己来个中毒,世子来救,四周无人。世子为我吸出毒,世子身亡……世子身亡前还会怜惜我,怕过后有人将这罪推卸于我。还会在死前来个障眼法,帮我脱身让人以为自己乃为刺客所毒杀……”

“你倒是个心狠手辣的!”

“只可惜,七姑娘做不到。”

“若你也做不到,当如何?”

“世子不是猜到了么?”蓝天擦擦鼻子,“世子猜到了,但不敢相信罢了!”

岑隐默。他是猜到了时非晚可能会有的计划,却也并不确定。但蓝天此时这么一说……

“世子想留住七姑娘,其实很简单。”蓝天咳了咳,忽地正过颜来,很认真的丢下了一句:

“婚后,给她自由!带她去西边!”

轻轻的,这一声不重。

只对话却在此时忽然止了。

二人之间的氛围忽然静寂了下来。

眸光相对,气氛诡异。好半晌后,岑隐出声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怎么?世子是觉得女子随你入军营,会损她名誉?或是会损你,损擎王府的名誉?”

蓝天今日不知怎地,竟也不畏岑隐了。很平直的看着岑隐,目光直接与他对视,嘴角还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岑隐沉默着,似在沉思着什么。

他面上,看着还是平静的。可蓝天清楚,岑隐此时心底一定被掀起了惊涛骇浪。

是!

怎么可能不惊?

岑隐再怎么样,也是个土生土长的古代男人!这个朝代偏偏还是个女子夜不归宿就会毁一辈子的超保守时代。岑隐倒是瞧见过在西边,在北方,西凉北戎的女子们可以跟陌生男子直接攀谈,可以跟他们一起饮酒,可以骑马,可以习武。可……

可他到底是个大楚人!而且还是个王府世子!

岑隐在乎自己脸面吗?

或许不是那么在乎!可是他是在乎时非晚的名誉的!

就是刚刚,他让那些护卫们跟时非晚打,打架过程中免不了会有轻微的身子相触,其实他都是有些介意跟酸的。

三皇子之事,蓝天之事……他深深压下,口口声声说他往后可以允她生活在她的规则里,可他……其实又哪里真能做到完全不介意?

他都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哪可能乐意将她往男人堆里带!

大楚军官无人有如此做法!

他甚至想不到有个人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

大胆到,不可思议!

大胆到……

惊天动地!

更何况……

“西边苦寒,还不是个安全之地。”岑隐压下心底对于蓝天此提议的十级惊讶,忽地说道:“而且,带她去,也一样给不了她想要的全部。”

岑隐当然只会以为蓝天指的,是让他带时非晚一块回西边军营。然后在军营里跟他过日子之类的。

抛开惊讶以及其他,他方才想了想,其实觉得这……或许还的确能带给时非晚一些想要的。

譬如:西边自由,不用勾心斗角,不用谨言慎行,会武也不必藏着,还能在他身边做做小文官的事。而且也不会被封锁在一宅院中,安全的城池内可随意出入不会被人非议。

且西边与北边,有些虽属于楚地,却是异族,那里对女子的约束完全没京都这片重。

那里确实算是自由的!最起码岑隐这么觉得。京都勾心斗角太多,也过于压抑。边地再苦,可却是辽阔无过多权斗算计的。一些异族楚人也为女子者,甚至还可在街上叫卖。

可……也仅仅只能给时非晚多一点自由罢了。她想要的安全感仍旧只能来源于他。

女子,便是有心有才,可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世子信我,便带她去。不然,世子可以问问她,可愿跟着你去?你且瞧她开心与否,乐意与否?她想要什么安全感……其根本,其实是她想要没那么受限制,受约束的日子。若是这些日子都有了,自由了,自在了,其他的,就算要不了也会淡化了。”

蓝天这时很坚定的道。

“阿晚不一定能适应那边的日子。”岑隐虽讶,却也还是在很认真的回答着蓝天的,道:“她也不一定会觉得那边比这边好。阿晚毕竟是个娇娇女……”

“我看世子不是觉得七姑娘受不得苦吧,应是世子自己舍不得让七姑娘受任何苦!只是……世子就能忍受相思之苦么?世子看似心怜七姑娘,可过后不久却又要去西边了。七姑娘嫁给世子,婚后不久就得独守空房。世子自己说说……七姑娘嫁给你这能是好的选择么?”

蓝天笑。

“……”

岑隐眸色渐沉。

“世子舍得离别数年?”蓝天又重复补了句。

岑隐低了低眸子,未答,只那脸色忽然间属实惨白极了,胸膛一上一下的也能看得出他情绪的波动。

舍得?

他怎么可能舍得!

不想承认,可岑隐心底却比谁都清楚:他真的没救了!灵魂彻底栽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带时非晚去西边?

他怎么会不想呢!就算蓝天不提,就算时非晚是安心嫁他的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心思,他也想过啊!

他甚至渴望如此!

可……

他不是去玩的!

他虽为高将,自己一般不会身陷险境。可那种地方又哪真能确保百分百的安全?

在他眼里女子是娇养的,得娇宠着,他既舍不得让时非晚去那样的地方受半分苦,也害怕战争大爆发战局百变他一个分心或一不小心没护好她……

“世子,你要想让七姑娘开心,请别让她做金丝雀!她不需要时刻生活在任何人的羽翼之下。”

蓝天忽低低的,又说了句。

又是好半晌过后……

“好!”

岑隐忽地,答了一个字,声音沙沙的,略哑,略沉。

“……”蓝天略讶:“世子……能理解草民所言?”

“你最好祈祷你的提议能有效!”

岑隐却是一个戾眸忽投了过去,眼底杀气竟是风一般的瞬间蹿了出来。

“……”蓝天猛一惊,瞬间便往后退了一步,声音倏一下,立马软了半截,“世……世子爷,草民前阵子跟您书信解释过的,草民乃……乃是断袖。七姑娘也知草民是断袖,她根本没将草民当成男人!而……

而且,草民知道七姑娘的许多秘密,草民书信中也提到了。世子爷若是杀了草民,可就真的无从了解七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