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5 没活路_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天天搜书网 bet 365体育投注手机版_澳门网上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手机客户端

战斗才刚刚开始,奥古斯特·多恩心中就有了不详征兆。

身为坦葛尼喀高级军官,奥古斯特·多恩的水平还是有的,之前坦葛尼喀第二师也曾经和荣耀堡叛军作战,虽然和一般的非洲人相比,荣耀堡叛军的素质好点,但是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容易热血上头,距离五六百米上就开枪是常有的事。

这一次不一样,赫尔穆特堡很明显有修筑工事的痕迹,坦葛尼喀第二师的出发阵地距离赫尔穆特堡不过五百米左右,但是攻击部队一直前进了三百米,有没有遭到荣耀堡叛军的反击,这让奥古斯特·多恩简直怀疑,赫尔穆特堡的阵地是不是故弄玄虚。

很明显也不是,因为正在使用望远镜观察赫尔穆特堡阵地的奥古斯特·多恩意外发现,赫尔穆特堡阵地上,也有人使用望远镜观察正在进攻的德军部队。

奥古斯特·多恩这时候最遗憾的就是坦葛尼喀第二师没有配备炮兵,这时候其实应该使用火炮先对赫尔穆特堡阵地进行半个小时以上的火力打击,然后再投入地面部队,就能起到最好效果。

对付非洲人居然要动用火炮!

奥古斯特·多恩脑海里刚刚出现这个念头,转而就被奥古斯特·多恩抛之脑后,自己都感觉有点荒谬。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充分证明奥古斯特·多恩的担心并非没有必要。

尼亚萨兰装备的通用机枪,理论上射速是六百发。

当然了,战斗中没有人一直扣着扳机不放,那样一个一百发的弹箱,六秒钟就能全部打光,所以熟练射手还是习惯使用两三点射,这样就能最大程度发挥通用机枪的威力。

机枪手的点射,最能反映出射手的水平,类似陈镑这样的顶级射手,就能利用曳光弹,打出完美的两三点射。

突击团的防御阵地,就是以一个个机枪阵地为基点,构筑密不透风的火力网,所以在机枪没有开火之前,步枪射手们是不会点明的。

陈镑的阵地位于整个阵地的最前端,所以战斗就从陈镑这里打响。

虽然进攻的德军部队人数较少,算不上是密集阵型,但是陈镑还是凭借丰富得经验,找到了最佳的开火时机。

嗒嗒嗒,嗒嗒——

通用机枪的声音就像是打字机,清脆悦耳,韵律十足,听在奥古斯特·多恩耳朵里,就像是死亡的战鼓。

开火的一瞬间,有一个小队的德军完全处于陈镑的射界内,并且在那短暂的一瞬,在陈镑的射界里排成一条线。

陈镑毫不犹豫的开枪,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发子弹,就将六名德军士兵全部扫到。

这个效率,比起使用步枪精确点名的特等射手也不遑多让。

听到枪声的一瞬间,奥古斯特·多恩就意识到情况不妙。

通用机枪和马克沁的声音是不一样的,通用机枪是清脆的“嗒嗒嗒”,马克沁就是沉重的“咚咚咚”,区别还是很明显。

之前荣耀堡叛军装备了一些马克沁,但是从来没有装备通用机枪。

不过奥古斯特·多恩这时候还没有怀疑对面之敌的身份,谁都想不到,尼亚萨兰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派出部队进入坦葛尼喀帮助坦葛尼喀叛军,这事要是曝光,说不定就会引起英国和德国之间的全面战争。

相对于奥古斯特·多恩,参与进攻的德军部队感受就更加深刻。

线性战术比拼的就是勇气和血性,即便是面对枪林弹雨,也要勇敢前进,不能后退。

但是这个“勇敢”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伤亡惨重,没有能力继续进攻,那士兵们也不会前赴后继送死。

负责进攻的一个营德军,战斗才刚刚开始不到一分钟就被打残,超过一半的士兵在战斗刚开始十秒内就阵亡,然后进攻部队就被彻底压制,根本无法前进。

也有德军士兵试图反击,但是往往刚刚从掩体后露头,就被一营的精确射手准确点名。

其实就算反击,都找不到反击的目标,第一营除了机枪阵地之外就是散兵坑,每名精确射手至少准备了两到三个散兵坑,每打一枪就会换一个地方,根本不会给德军士兵反击的机会。

而对德军士兵威胁最大的机枪,因为阵地的设置,更不会受到德军士兵的直接攻击,德军士兵每前进一步,都要遭到来自两侧的机枪射击,以及正面精确射手的零散攻击,这样的战斗方式,让德军部队根本无所适从。

实在没打过这样憋屈的仗,别说是在非洲,就算是普法战争中面对号称“世界第一陆军”的法军部队,德军部队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奥古斯特·多恩还是不愿意命令部队撤出战斗,相反还在督促部队前进,试图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时候就看出通用机枪对于马克沁的优势,明明战斗已经开始了大半天,坦葛尼喀第二师装备的马克沁却还没有完成准备工作,差距非常明显。

要知道坦葛尼喀第二师的机枪射手也是白人,这种技术活非洲人玩不好。

“命令部队继续前进,否则军法队就地执法,我们要得到敌人的更多信息!”奥古斯特·多恩发狠,哪怕是用人堆,也要攻破敌人的防线。

“将军,情况不妙——”副师长马歇尔·托马斯表情凝重,刚才他一直在观察赫尔穆特堡“叛军”的防御阵地,说实话,赫尔穆特堡“叛军”表现出来的能力让马歇尔·托马斯感到震惊。

尼亚萨兰兵工厂现在已经能生产曳光弹,所以士兵在提前准备弹箱时,为了让射手有足够的提示,弹链上每隔五发子弹,就会装一颗曳光弹。

这样在战斗中,射手就能按照曳光弹的弹道及时调整,对敌人造成更大杀伤。

一两个机枪阵地,这种情况还不明显,但是几十个机枪阵地同时开火,呈现在马歇尔·托马斯面前的,就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火力网。

用曳光弹和死亡编织的火力网。

“荣耀堡叛军没有这样的能力,绝对没有,要不然我们之前也不可能战胜他们——”马歇尔·托马斯一语中的。

“那么我们对面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人?”奥古斯特·多恩暴怒咆哮,然后好像意识到什么,顿时脸色煞白。

“不可能,尼亚萨兰人不敢——”马歇尔·托马斯喃喃自语,虽然难以置信,但是这好像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现在是守护荣耀的时刻,无论怎样,等我们拿下阵地就知道了。”奥古斯特·多恩打起精神,终于真正重视自己的对手。

于是德军部队的第二次进攻,就是在马克沁重机枪的掩护下发起的,虽然坦葛尼喀第二师装备的马克沁有点少,所有的马克沁重机枪加起来也只有六挺。

这在以往,用来对付非洲土着,六挺马克沁重机枪已经足够了。

1893年,塞西尔·罗德斯手下的区区50名雇佣兵,就是凭借着四挺马克沁重机枪,轻松击退多达5000祖鲁武士的围攻,并且击毙了其中的3000人。

1898年,苏丹的恩图曼之战,2万僧兵在进攻中,有多达15000人是倒在马克沁机枪阵地前。

坦葛尼喀第二师本来也想凭借马克沁再一次制造军事史上的神话,只可惜这一次德国人肯定不能如愿。

马克沁重机枪沉重的咆哮声刚刚响起,就遭到迫击炮的火力打击。

一营的炮兵阵地是由六门九十毫米口径迫击炮,和十二门六十毫米口径迫击炮组成,十八门迫击炮,只打了一个三发急袭,坦葛尼喀第二师的机枪阵地就被硝烟和火海笼罩,紧接着还有弹药的殉爆,场面看起来还是很壮观的。

但是这一幕看在奥古斯特·多恩和马歇尔·托马斯眼中,就简直是晴天霹雳。

这仗没法打了,奥古斯特·多恩和马歇尔·托马斯心中刚刚激起的那点雄心壮志,都和机枪阵地一起烟消云散。

“我们必须撤退,这不是我们能战胜的敌人。”马歇尔·托马斯现在非常确定,一定有“不明势力”直接插手坦葛尼喀内乱。

考虑到坦葛尼喀的情况,那么这个“不明势力”是谁简直不言而喻。

“是现在不能!”奥古斯特·多恩很不甘心,但还是只能无奈命令部队撤退。

赫尔穆特堡的“叛军”连火炮都有,而且看样子数量还不少,这仗根本没法打,奥古斯特·多恩现在有充足的撤退理由,他必须马上将这个情况向埃里希·冯·法金汉和洛伊特魏因总督报告。

不过想撤走也不好撤,就在奥古斯特·多恩命令撤退的同时,坦葛尼喀第二师侧翼出现了大量骑兵,这不是突击团负责迂回的二营,而是真正的荣耀堡叛军。

“撤,马上撤退!”奥古斯特·多恩不敢犹豫,德国人和泰泰拉人现在有血海深仇,如果奥古斯特·多恩被尼亚萨兰部队俘虏,那么说不定奥古斯特·多恩还可以得到和身份相配的待遇。

但是如果被荣耀堡叛军俘虏,那么奥古斯特·多恩的下场恐怕会很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