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剑仙 第六十七章:无人敢欺!_一剑行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天天搜书网 bet 365体育投注手机版_澳门网上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手机客户端

即刻起。

张玄开始在剑塔中跟着风老修炼,闭关接受传承。

剑塔也关闭了所有修炼室,剑塔不断散发着剑意,周围剑意缭绕。

时不时还会冲出一道剑鸣。

剑塔外,站着两人,正是汴青与史南剑。

史南剑突然道:“汴姑娘不必担心!他没事的!”

说完,他看了一眼剑塔,呢喃了一句,随即转身离去。

原地,汴青沉默了许久,也转身离去。

南剑宗大殿中。

史南剑做于上方,旁边是史诗。

下方是顾凌寒,叶逍,柳如燕三人!

场中,几人沉默着,过来许久,史南剑道:“此次,我南剑宗已与武宗鬼宗彻底撕破脸皮!”

说着,他看向叶逍三人,“你们得加快突破通元境!提升实力,我们三宗之间必定会有一场年轻一代之争!”

闻言,三人微微一阵,随即,顾凌寒道:“是,师尊!我们定当努力修炼!”

史南剑点了点头,“下去吧!”

三人微微一礼,随即退了下去。

史南剑沉默了好一会,道:“来人!”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旁边,史南剑道:“多派些人,时刻观察武宗,鬼宗的举动。”

“是!宗主!”

那男子说完,随即转身退去。

此后,每天。

汴青都会来剑塔处,不管早中晚,站了许久才离去。

而叶逍,顾凌寒与柳如燕三人则在疯狂修炼,似是要突破境界。

鬼宗。

大殿上,是那陆天冥,他身旁是一位身走红袍的老者。

老者看向陆天冥,“陆宗主,这血灵诀,可还满意? ”

陆天冥笑道:“血长老!这血灵诀果然奇妙无比!”

说着,陆天冥手掌摊开,数道血红色的玄力凝聚,在手中交缠。

玄力散发着一丝鲜血的气息。

老者道:“希望陆宗主能给我们想要的!”

陆天冥道:“血老放心,那血灵珠我定当尽力!”

…………

武宗。

大殿上。

武傲天静静地坐着,突然,殿外走进来一人。

此人正是秦飞。

武傲天看向秦飞道:“小飞,我武宗与南剑宗已彻底撕破脸皮,已为敌人!你可知道该怎么办!”

秦飞道:“宗主,既然如此,我倒想去会会这南剑宗的年轻一代!看看他们到底是何实力!”

闻言,武傲天笑道:“好!小飞,你大可放心,他们老一辈无人敢对你出手!你就放开了战!”

秦飞点了点头,随即退了出去。

此时,一绝美男子又出现在场中,此人正是武宗大弟子陆明轩!

武傲天道:“明轩!那史诗,就交给你了!能战吧!”

陆明轩道:“能战,完全可以牵制!”

武傲天点点头,“你们便放宽心的战,后面有我们,这是属于你们年轻一代的!”

陆明轩道:“明轩明白,定不辱师门!”

言毕,陆明轩便退了下去。

南剑宗。

此时,张玄依旧在剑塔中还未出来。

时间慢慢过去,已有半月余。

在此间,南剑宗每隔一些天便会有一名弟子死去。

死状极其恐怖,尸体像干尸一样,全身血液被抽干。

这直接震撼了南剑宗,宗内无数弟子恐慌。

史南剑直接震怒,“欺我南剑宗也,来人,务必要给我查出是谁!”

声音落下,暗中,一道人影悄然离去。

此后,南剑宗弟子加强了防范,不过,还是有人死去。

一个月后。

剑塔中,无数剑意涌动。

嗡!

突然,一道惊天剑鸣直接冲天而起,私聊天际。

下一刻,史南剑,史诗,汴青,顾凌寒,叶逍,柳如燕等皆出现在场中。

几人皆是看向剑塔。

此时,顾凌寒三人皆有提升,皆已达到是通元境。

突然。

嗡嗡嗡嗡嗡!

又是数道剑鸣冲天而起。

轰!

一道声音响起,直接炸裂开来,无数剑意向四周席卷。

几人眼睛睁的老大,死死的看着剑塔,很是期待。

剑塔中。

张玄盘坐于地,对面是风老,而此时,风老的身体有些虚幻。

张玄身边,无数剑意包裹,下一刻,这些剑意直接回到张玄体内。

睁开眼睛,张玄看向风老,一惊,“风老!”

风老道:“无事!时间到了,张玄,好好将南剑宗传下去,老夫我,先……”

声音戛然而止,风老身体直接虚幻起来,直至消失。

张玄眼睛一红,声音有些小,“风老,你放心,张玄定不负南剑宗!”

随即,张玄起身向外面走去。

很快,张玄出了塔,见到史诗他们几人,便走了过去。

突然,张玄停下。

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风之意境极致。

张玄右脚猛的一跺,“给我下来!”

轰!

嗡嗡!

两缕剑光冲天而起。

嗤嗤!

两颗头颅齐齐落下。

张玄玄力加持道:“我张玄在,今后,无人敢欺我南剑宗年轻一代!”

暗中,几道人影沉默了一会,直接消失。

那两颗头颅是通元境巅峰,此刻,张玄已能秒杀通元境巅峰!

这便是他这一个月闭关的结果,实力大增,剑道境界更进一步,只是没有突破通元境。

“张玄哥哥!”

突然,汴青直接奔了过来,拥住张玄。

“青儿!”张玄笑了笑,也紧紧的楼住了汴青,许久之后,两人才放开。

张玄走向几人,看向史南剑,“宗主!”

史南剑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嗯!不错不错,张玄。不过还是要收敛一点,莫要锋芒毕露!”

闻言,张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宗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史南剑顿了顿,道:“你随我来!”

接着,张玄跟着史南剑来到大殿上。

殿中,摆放着几俱尸体,皆是南剑宗弟子。

张玄走了过去,看了看,不经一惊,“宗主,这是怎么回事? ”

随即,史南剑说了说这一个月发生的事。

张玄不经一震,心中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您可知? ”

剑老道:“他们应该是被吸干了精血气,血液乃人命之根本!被吸干了,自然死了。杀人者应该修炼了某种嗜血的功法!”

张玄看向史南剑,“宗主,此事交给我,我有办法解决!”

史南剑微微一愣,“你可有把握!”

张玄笑道:“自然,请宗主给我一些时日!”

史南剑点了点头,随即,张玄转身,与汴青退了出去。

…………

唐三中文网